TED30年:互联网的边界
在TED会议间隙,一群分会场的观众在户外滑雪。

TED 三十周年了。从 1984 年理查德·沃曼在加州长滩举行的首届 TED 大会算起,刚好 30 年。

今年,TED 官方决定离开传统举办地加州长滩,前往向北 1300 英里的温哥华。在温哥华会议中心,主会场在一周之前还空空荡荡,纽约建筑师大卫·罗克威尔在 4.5 天里用各种粗细不等的木条结构魔术般搭出一个能容纳 1200 人的观众席,在不同席位间走动犹如在森林里穿行,会议结束能还原成 600 块原始木结构单元留作下次使用。出会场稍稍走两步扑面而来就是开阔的海面,再远一些是群山和森林。
TED 带来的视觉奇观不止这些,还有一只挂在市中心摩天楼间的巨大水母。它其实是个用渔网制成的网,是艺术家 Janet Echelman 联合 Autodesk、谷歌以及数据可视化专家 Aaron Koblin 共同完成。
Janet Echelman 将网称为“雕塑”,而网却很轻薄,上面有许多小灯,夜晚,整张网亮起来的时候,许多人抬着头用手指在手机上戳来戳去和这张网互动。走出这张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网,wifi 就很快没了,于是抬头就像见到了互联网的边界一样。这让人想起史蒂芬·金的一部小说《苍穹之下》,说的是缅因州一个小镇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像苍穹一样笼罩,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就像对现实生活的映射,互联网已经渗入了生活的每个角落。匿名社交应用 secret 和“阅后即焚”Snapchat 的流行表达了人们对于互联网下无处遁形的焦虑感。最早就以“科技、设计、娱乐”为主题的 TED 大会,关注技术融合对于解决当代问题的各种探索。30 年前,尼葛洛庞帝在 TED 台上用漫长的 2 个小时预言即将而来的数字化生活,30 年后,他的预言一个个实现,手指交互,纸质书的逐步消亡,可穿戴……随着互联网走入中年,除了连接“最后十亿人”,对于个人隐私和数据开放的讨论越来越迫切。

隐私 vs 开放
TED 大会第二天,棱镜门泄密者斯诺登以 Beam 机器人(一种远程现场机器人)的方式登场。他缓缓挪动,在台上原地转了半圈,站定。
TED 的拥有者克里斯安德森问:在过去半年,你被人贴了各种标签,“秘密揭发者”“叛徒”“英雄”,你怎么描述你自己?他说:“我是谁,其实不重要。如果我是这世界上最糟糕的人,你可以讨厌我,真正重要的是这个议题。”
他说披露棱镜计划只是个开始,他会披露更多的信息,包括“更深入调查 NSA 因为注重数据搜集,诱使公司在他们的系统里建造后门,使数据更容易被世界各地的黑客获得的行为。”
斯诺登充满了煽动力——“你的权利只有在你要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重要。”“公众利益有时候和国家利益并不统一。”“人们应该有权利打电话给家人,发消息给朋友,买书,旅行,不用担心政府如何解读它。”
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爵士随即上台,握了握斯诺登虚拟的手,称他为“英雄”,他认为,互联网已经处在十字路口,政府监控正在不断加码,是时候制定一部“大宪章”(Magna Carta)来保护网民权益了。“如果我们不成立互联网大宪章,现在让我们享受和依赖的互联网就将消失。”

a3c306277ebb37ee5b334ad2f6ca736711

TED创始人理查德·沃曼。

有趣的是,相隔两天,NSA 的副主席 Richard Ledgett 通过视频隔空回应。“称斯诺登为泄密者实际上损害了合法的爆料活动。”Ledgett 说,两个总统,参议院,以及法官都授权 NSA 进行这些项目,“麦迪逊总统应该会感到骄傲。”对于斯诺登泄露的信息,他说:“有一些真实的部分,但也有大量推断和半真半假。”他一直重申,讨论是十分有必要的,但必须基于“事实之上”。“不要只看新闻大标题,只听只言片语和一方信息。”“如果 NSA 能早点详细解释自己的工作,斯诺登的出现不会这样引起争议。”
出人意料的是,不仅斯诺登的演讲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正面回应,Ledgett 的演讲结束后,也有接近一半的观众起立鼓掌,这是 TED 对于一个演讲者的最高致敬礼节。
“人们对他抱有复杂的情感,”无论是斯诺登,还是 Richard Ledgett 的出现,都远超 TED 最初预设的 18 分钟。“这是临时作出的决定。”安德森说:“在视频播出后,NSA 找到我们,希望来做一个回应。我很高兴,TED 能成为这话题的讨论平台。”将 TED 变得更随机,更多对话,更强大的平台是安德森对 TED 下一篇章的计划。今年已经初有端倪,人们会谈论马航失踪的飞机,会谈论科学界刚刚发生的宇宙原初引力波。对同一话题不同角度的隔空对话也不断出现。
谷歌 CEO 拉里佩吉则从另外的角度谈论了信息公开的价值。他之前患了罕见的声带问题,治疗了很久。他用略显沙哑的奇怪声音袒露心迹:“当我失去声音后,我就想如果每个人的医疗信息都能匿名被医生查阅,那该多好?你应该知道医生查阅了什么,以及为什么。”“在公开自己的声音问题时我很害怕,谢尔盖劝我,结果让我非常惊讶,我得到了许多信息,许多人和我有类似的症状。我们没有想到用正确的方式和正确的人群分享信息能得到的巨大好处。”
他担心人们在谈及隐私问题的时候,会矫枉过正:“你带着手机,这手机上拥有你的许多信息,人们对此有疑问很容易让人理解,”他说,“现在的关键是我们需要给人们提供选择,告诉他们什么数据在被收集,如搜索历史、地理信息。我对于“隐身模式”很兴奋,但我很担心人们过度关注这个问题会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数据开放还是保护隐私,人们对此仍抱有复杂的情感。Twitter 的安全主管 Del Harvey 在演讲中阐述 twitter 在人们发布消息时,已经把跟消息有关的地理位置信息删除,得到了热烈回应,生物学家 Rob Knight 呼吁人们为攻克遗传病贡献基因信息的宣传展台前,人们也排着队拿着小棍子在嘴里刷一圈上皮细胞。
今年的 TED 大奖颁给了米恩古奇(charmian Gooch)女士。她发现几乎所有的腐败活动里都有匿名公司的身影,因此她呼吁全世界通过修改法律,终结匿名公司以抑制腐败。不过似乎这个政治意味浓厚的诉求在现场引起的共鸣,并没有去年印度人 Mitra Sugata 要求建立“云中学校”“自组织学习系统”来得热烈。这个要求信息公开的愿望在现场演讲后引起了小小的骚动,立刻就有人站起来警惕地问:“这是否是说公共利益高于一切的意思?”

acbcd61fb7b82ca8d0bb4c61ea1fe9b811

斯诺登以Beam机器人的方式登场,他缓缓挪动,在台上原地转了半圈,站定。

“我曾去过未来很多次”
在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的演讲里,有一段古老的视频,来自理查德沃曼组织的第一次 TED 大会。胖胖的沃曼拿着一把剪刀,剪掉了尼葛洛庞帝的领带,面对观众展览一圈,穿着蓝色西装的尼葛洛庞帝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这是沃曼在履行他最初为 TED 设定的承诺:没有开幕式、演讲台、西装和领带。
如今,TED 虽然承袭了一部分当年的亲密氛围,但已不复随意和天马行空。虽然 Ted 官方实现在邮件里告知“衣着随意,牛仔裤即可”,但现场看到的参会者几乎是齐刷刷的灰黑色。《福布斯》杂志甚至在大会开始前专门写了篇文章教你如何在 TED 上有心机地穿衣服:“强烈建议,即使作为参与者(非演讲者),也不要穿得太随便,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会遇见谁。穿裤子或者上下两件的套装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那么这件上衣,颜色,图案和形状对于传达你自己的信息乃至进行一段完美的对话非常重要。”
今年的 TED 里,仍有许多精彩瞬间。机器人状的斯诺登在会场里闲逛,被无数参会者拉住合影;未来学家 Ray Kurzwil 重申了 2029 年机器智能将超越人类智能的预言,并阐述了机器详细的进化路径,“那时候机器人将会讲笑话,调情”;MIT 媒体实验室的 Hugh Herr 制造了世界上最牛逼的可穿戴:一条能让大脑控制,并感受到的假肢,能根据现实情况自我学习,更好地帮助人行走。“或许已经到了让人工智能机械化提升人自然能力的时候了。”Hugh 在演讲中说。因波士顿爆炸案失去一条腿的舞者 Adrianne Haslet Davis 穿戴上它之后,在 TED 舞台上重新起舞。“她从台上下来就趴在我胸口哭了,这里湿了一片。”尼葛洛庞帝指了指他的衬衫胸口,“这确实很惊人。”
谷歌眼镜的展台上,人们可以随意地使用谷歌眼镜,或是观看使用眼镜拍摄的第一视角纪录片。3D 打印展台上,色彩缤纷的打印糖果总是很快就被拿光。人们会谈论些更酷的东西,比如“器官打印”“如何植入脑内设备来治疗高血压”。
谷歌的拉里佩吉展示了电脑通过 youtube 图像机器学习,所捕获的一只猫的头像。那是只灰白色毛发,眼神有点呆的异次元猫。他说尽管 google 在进行广泛的前沿项目研究,搜索仍是最核心的部分,“让电脑懂你,我们还没做到,仍然很试验性。”他称赞 Elon Musk 送人上火星的野心是最好的慈善计划,这才是“值得花钱的目标”。
谷歌的气球计划,比尔·盖茨和梅林达·盖茨的慈善行动,都在做尝试,Facebook 的用户体验专家 Margaret Stewart 说,他们仍在为世界大量的非智能手机设计页面,希望他们也能有好的体验。
“没有一种技术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比方说现在流行的共享住房,或者共享车吧,只是基于一小部分人的需求,你必须住在一个你能信任的环境里,在世界大多数地方不是那么回事。”Bran Ferren 对《外滩画报》记者说。
在你和普通参会者聊过之后就会了解,这一群人不只是听听而已,无论是做慈善还是上火星。Martin Fisher、Kickstart 公司的 CEO 讲述了他们如何从宁波一家摩托车公司订购零部件运到肯尼亚,在当地推广一种新型的低成本人力灌溉设施的故事。上个月,他刚刚从肯尼亚带了一群工程师去硅谷学习如何使用 3D 打印帮助快速构建产品原型。Henk Rogers,一位蓝色地球基金会的设计师,他戴着一顶花花绿绿的帽子,拿着一盒彩笔,随时将自己的 TED 灵感画在帽子上。“我是一定要上火星的,”他对我说,“我打算公司投资的夏威夷火星基地,参加模拟火星生活演习,下月就启程。”

一、专访3D Systems CEO阿维·赖肯塔尔:3D打印机就是当代的缝纫机和铣床

22af2256385659b1e6df8204f1a09f6611

赖肯塔尔的祖父是个鞋匠。祖父选择在工业化突飞猛进的时代当一个手工工匠,而赖肯塔尔通过3D扫描自己的脚、建模,打印出鞋底和部分鞋面,再用手工方式和皮革连接在一起。

查看详文

二、专访尼可拉斯·尼葛洛庞帝:未来应该再疯狂些

72d0e1bcb0ca067906b052f2ae74bea741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知名的对外身份包括“MIT媒体实验室创立人”、“连线杂志创刊人”、“互联网预言家”,他在1995年写了著名的 《数字化生存》,预言了今天的数字化时代。

查看详文

三、专访加拿大宇航员克瑞斯·哈德菲尔德:太空中发推特的话痨宇航员

9362947d52315e0c347d28acc1d6bb0d11

我对太空没有什么特别恐惧的东西。我最害怕的应该是:如果我的家人在地球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却不在他们身边。我们宇航员并不比普通人更勇敢,我们只是作了你想象不到的大量准备。其实我也怕蜘蛛。

查看详文

四、专访应用思维创始人布兰·费伦:无人汽车是未来的  “万神殿”

6e7196710395cea2b8bb63eafab5e8a721

“中国发明了印刷术,但为什么世界只记住古登堡?因为他善于将不同的技术有效地组合到一起,迅速降低了印刷成本,使大多数人受益。一种技术只有惠及大多数人,才具有革命性的力量。”

查看详文

五、专访前TED大奖获得者爱德华·布廷斯基:地球伤疤记录者

BURTYNSKY - DEC2 - Photographer Edward Burtynsky, for Murray Whyte story. tb

他来过中国10次,大部分时间都在拜访工厂、渔场和处理电子垃圾的村子;“长城、兵马俑我到今天都没去过。我喜欢寻找人类活动对自然景观影响最大的地方作为拍摄候选地,其中发现总有中国。”

查看详文

声明: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链接:http://www.bundpic.com/2014/03/54448.shtml

 

Leave a comment

  • 0.0